怀念我的爷爷

2011-06-16 15:00:00
大笃
原创
1985
摘要:我可亲可敬的爷爷,在这艰苦的环境里宁愿自己吃亏,受苦,也不让我们受苦受饿。在他那长满老茧的大手的呵护下,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爽朗的笑声中,他坚强的撑着这个大家庭,他生前没有享受到一点福,却让我们在那个贫瘠的山沟沟里幸福的长大。

记得我将要从宝鸡师范毕业的那年秋天,我从太白山区写生回来,从镇上摸黑骑着自行车回到村口的时候,才知道我亲爱的爷爷永远离我而去,那一刻,我没有哭。

 

 我的爷爷1984年2月在宝鸡留影

 我知道爷爷这样走完了平凡而伟大的一生,他这样安静慈祥的离开,是一种幸福。在爷爷因高血压病卧在炕头上被病痛折磨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地求学,每次回来看爷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我写的书法或画稿给爷爷看。我从小在他呵护下长大,知道这样会让爷爷高兴起来,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安慰爷爷以减少爷爷的痛苦。

 每当离开家的时候,我都会去爷爷的炕头辞别,都会去趴在爷爷的炕头,握住爷爷的手,给他说说宽心的话,为他倒倒便盆。其实每一次的辞别,我都做好了永别的准备,我都在内心告诉自己,这是和爷爷的最后一面了。当时医疗条件差,再加之家庭经济不好,面对爷爷被病痛折磨,我是那样的无能为力,只能一天天看着他身体渐渐衰弱,每一次,我都是在走出房门的时候强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精通五经贯六艺  才华满腹性耿直

 沟南村地处古雍州城的西边,这里群山环绕,山上树木郁郁葱葱,环境优雅清静。解放前,村口没有修筑大坝,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山沟里,通往山外的仅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靠着西边的雍山脚下,有一个祥和的村落,除了后来迁来的几户人家,村民都姓张。关于沟南张姓的来历,陕西奇儒史道明老先生在世时曾告诉我,听说南宋时期的名相张浚、宋理学家张栻后代为了避战乱携家眷隐居于此地,繁衍生息,遂成为现在的一个村落。以前他曾在沟南的大厅房里见过朱熹写的中堂,听说张家和陆游等人都有交往……历史的变迁让我们无法去仔细考证祖辈们的生活实况,但是村里留下一米见方的青石门墩和高大的拴马桩似乎在向我们诉说着这里昔日里的繁荣和辉煌,让我对沟南村的过去浮想翩翩……

 

沟南村

 

 爷爷传奇的一生就是从这美丽而神秘的沟南村开始的。

 听奶奶讲,她嫁给爷爷是在国家解放前,爷爷是柳林铺上一家知名烧锅的管账先生,爷爷精通诗书经文,一手好的书法已经让人敬佩不已,双手能打算盘的绝技更是让众人刮目相看。爷爷为人耿直,办事公道,精通算术管账又很严,想贪点小便宜的伙计们休想从他手里多支半文,他左右开弓两个算盘打的乒乓作响。想想那时候,算盘的功能可不亚于现在的电脑,那家铺子柜面上能离开它。经爷爷手里过去的钱财很多,但是爷爷从来不多拿烧锅一文钱。也正是爷爷的耿直和公正无私,让他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顺利躲过了生死一劫。

 一个冬天的傍晚,爷爷结算了当日的账目,背着哨马去铺上买了东西就步行赶回家,不料被土匪盯梢的瞅上了,土匪偷偷跟着爷爷摸到村子里。半夜里,一伙土匪拿着土枪砸开门冲进屋里,土匪找到爷爷赶集背回来的哨马,往地上一倒,满以为会有值钱的东西,没想到一个木头炕眼塞滚落出来。土匪把屋里翻了个遍,除了书连啥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在爷爷的劝说下,土匪失望的走了。也许是爷爷的劝说使土匪放弃了恶念,也许是土匪不愿意伤害到一个有学问的读书先生,也许是爷爷平日里积德行善的修行让他毫发无损,爷爷顺利的度过了人生中的劫难。现在细心想来,这也与他公正无私,淡泊钱财是分不开的。

 听奶奶讲,村里好几个人都被土匪活活给烧死了,土匪在家里要是找不到钱,就会把家里的男人绑起来用扫帚点火烧,逼着女人们拿钱出来,奶奶说村里有个女人不愿意给土匪取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土匪给烧死了。说到这里,奶奶叹息一声说,看这些女人家的,把钱看得比人命都重要,现在人都没了,要钱有啥用?奶奶的一番话,让我从小就懂得了,人生在世,金钱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不要把它看的过重。

 在那个吃不饱饭穿不暖的年代,爷爷还常常救济穷乡亲,给掀不开锅的人家借粮食借面,由于自然灾害多,粮食常常是有借无还,爷爷从来都不去计较。直到爷爷去世后,爷爷的生前朋友远道赶来,家里人才得知,尽管当时我们家里生活很拮据,爷爷还时常拿钱出来悄悄救济他这些患难的朋友们。

 为什么家在县城旁边的奶奶会远嫁到这个穷山沟?满头银发的奶奶一遍做着手里的针线活儿,一边笑眯眯的讲述着这些辛酸的故事,我似乎懂了爷爷和奶奶,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美好的画面:崎岖的山路上,牲口铃儿叮铛作响,裹着小脚的奶奶穿着红棉袄,骑着高头大马,顶着绣花的盖头从遥远的平川远嫁到群山环绕的沟南……

国学经典来启蒙  循循善诱教爱孙

 我是爷爷的长孙,也是爷爷最疼爱的人。听我爸爸说,我出生后爷爷心劲大得很,高兴的从铺上赶回家,从后院猪圈门前拿下一条皮绳子,抹上油拧成项圈,拴在我脖子上,像是怕我跑了一样,给我取名大笃,可以想象出当时我的降生对家里来说是多么大的喜事,可以看出爷爷对我是多么的疼爱。听着家里人的讲述,爷爷忙前跑后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

 从我可以记事那时起,我就记得爷爷搂着我坐在大门外的青石门墩上,给我教三字经、快板和绕口令等。记得我小时候很任性,刚上村里小学那时候,由于雨天没有雨伞和新的雨靴,倔强的我不愿意去上学了,呆在家里耍起了牛脾气。就在父母怒气冲冲就要惩罚我的时候,爷爷出手相救护住了他心爱的小孙子,他把我叫到他的炕头上,说道:“这么大的雨,你不想去学校了,就让爷爷来教你读书吧!”坐在爷爷的怀里学,我自然很高兴,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爷爷拿出他珍藏的老书本,陪我坐在炕头上教我背诵三字经。给我讲述三字经里古代人勤学的故事。雨过天晴,我却犯愁了,还是不愿意去学校,怕被老师骂。爷爷对我说:“要是老师问你为什么没来学校上学,你就说你在家里学背三字经了,将功补过吧。”我半信半疑的来到学校,爷爷出的招果然凑效,当老师得知我在家里背诵三字经时,让我背来听听。没想到我竟然顺畅的把全文背了下来,老师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微笑着把我带到了老校长的办公室里,老校长又让我给他背了一遍,并询问是谁教我的,当老校长得知我是知名大善人张公道的孙子时,用欣赏的眼神看着我,委婉的批评我说,不能有一点困难就不来上学了,你记忆力很好,看你爷爷读过那么多书,学识渊博,你要更加努力读书,这样才对的起祖辈的关怀啊!听了老校长的教诲,我以后更加发奋读书,对爷爷更是敬佩万分。

 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学写毛笔字,那时候纸张少,爷爷用省下的零钱给我买回大张的白纸,用席子下的刃镰片裁好一叠,奶奶用针线为我缝起来,就成了一本让同学羡慕的描红本,学书法的范本自然是爷爷画好格子,为我写的正楷字,从那时候起,爷爷给我讲什么是永字八法,什么是欧颜柳赵,还给我讲了王献之为赶上父亲王羲之的书法,练尽十八大老瓮水的故事,鼓励我只要坚持学习,也能写出和爷爷一样好的书法来。我的毛笔字作业交给学校老师去检查,老师用红笔画了好多圈圈,并在班上问我字帖是谁写的,当得知是我爷爷手写的字帖,老师举着爷爷写的字帖高兴的说:“还没有字贴的同学都可以找张大笃同学的爷爷帮忙写下,老师说着竟然把我垫在下面的字帖里的字个个画上了红圈圈,我又高兴又生气,高兴的是爷爷的书法让老师大加赞赏,并让全班同学学习,生气的是他在我的字帖上全部用红笔画了一遍,让我在心里把老师埋怨了好久。放学后,我兴高采烈的带了一帮小伙伴回来,他们都嚷着要爷爷为他们写字帖,爷爷欣然答应了下来,不厌其烦的为我的伙伴们写了一张又一张。

胸怀仁义言善书  四处讲学浩气存

 在我们世外桃源般的沟南村,爷爷是村里的读书人,他常常出口成章让人敬佩不已,爷爷口才极好,他能说的快板和绕口令多不胜数,我骑在爷爷腿上自然也学了不少,直到现在还能想起几则富有哲理和趣味的绕口令。他也时常以历史典故教育我们。每当村里那家发生口角纠纷,他便主动出面调解,化解是非。直到说得双方都心服口服,连连道谢!正因为如此,乡邻们称大号“张公道”。其意是办事公道,为人公道,能以理服人。爷爷有个神秘的大皮包,里面装满了古老的经书,虽然爷爷几乎能把经书的内容通篇背诵,但是爷爷还是把这些书一直珍藏着,皮包里还有一个大银铃,是爷爷四处讲善书用的,每当周围村子有庙会,爷爷就会兴致勃勃的挎上他的背包,拿出门后竖立的那根一丈多长的法杖,再背上那个大方凳带着我出发了。会场上人山人海,爷爷反复嘱咐我找个位置站着,人再多也不要乱跑,生怕弄丢了他的宝贝孙子。他找出一块平坦的空地来,开始武术表演,爷爷将法杖放平地上,用他穿的老布鞋前后一撮,黑色的法杖便听话的蹦到了爷爷的脚面上,只见爷爷一曲腿将黑棍踢上天空,黑棍在空中边振动边翻转,黑棍上的红色点在翻转中变的让我眼花缭乱,在人群的叫好声中,爷爷稳稳的将法杖接在了手中,接下来爷爷的表演更是精彩,他舞动着黑棍呼呼生风,周围的人群忍不住连声叫好,会场上的人闻讯都朝这边蜂拥而来,矮小的我被挤到人群的最前排,探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爷爷精彩的表演,心里自然乐滋滋的。爷爷表演了一番棍术后,箭步跃上方凳,他一手执着法杖,一手拿着他那宝贝银铃,一边有节奏的摇铃一边开始讲善书,围观的人们伸长了脖子生怕看不见,听不到。这时候,我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大老远带一个高高的方凳来,才知道爷爷为什么反复嘱咐我不要乱跑。现在想来,爷爷真是有智慧,以精彩的武术表演吸引人群过来,然后再说善书、讲学,让山村里更多的人都能知书达理。从围观的人群欣喜仰望的眼神里,我看到了他们对爷爷的崇敬和爱戴。宣讲完善书后很多为家庭琐事苦恼的人凑到跟前让爷爷为他们排解忧愁,很多人拉着爷爷要去他们家里吃午饭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年幼的我并不是完全听得懂爷爷四处讲学的内容,只能大概听出爷爷讲的都是教人多积德,多行善事,孝敬老人等内容和教育人从善修德做好人的历史故事。

 爷爷讲善书的名声传遍周围十三村,县城民政局知道了西北乡有这样一位善于演讲的老人,也托人捎来一张红头文件证明,其大意是,鼓励和支持我爷爷继续四处讲善书,为教育民众多做贡献。但是随着爷爷年纪越来越大,加上长期粗重的农活让爷爷身体不比以前,记得在我快读完小学的那年冬天,爷爷患高血压,病躺在炕头上,爷爷外出讲善书的次数也慢慢少了,这张证明书一直被爷爷存放在他的石头眼镜盒子里,直到爷爷离开人世。

一管墨箫吐双音  劳动之余消苦闷

 记得我小时候,农村刚刚实行土地承包到户,这么大的一个柳林公社也没几台拖拉机,以至于我们小时候坐在沟边看拖拉机犁地都能不厌其烦的看上一个上午,要是村里偶尔来一辆汽车或拖拉机,几乎全村的孩子都欢呼雀跃的围着去看。自然灾害多,再加上没有机械化工具,洪水、冰雹、天旱天涝都让辛劳的庄稼汉,头痛不已,也无能为力。

 夏季到了,村里经常爆发山洪,辛苦平整好的耕地,一夜之间就被拉开几米深的沟,播了种子施足了肥的地皮常被山洪洗刷一空。农民勤劳辛苦的经营往往一场大雨就毁于一旦,天晴了,爷爷就带着我的父亲去修水渠,修补被水冲毁的坝口。淳朴的庄稼人就这样祖祖辈辈和自然灾害抗争,我的爷爷不同于其他庄稼汉,劳累了一天的他从地里回来解下牲口,时常会从墙上拿下那管乌黑油亮的洞箫品起来,听着爷爷吹奏的箫曲,我入神的望着爷爷,一遍又一遍的还要听。爷爷吹奏的箫曲清静悠远,更让我迷恋的是他能吹出双舌音,让箫的声音更加丰富,直到现在我也没能学会。爷爷生在解放前,经受了太多的苦难,这悠远的箫声或许是爷爷唯一倾诉苦闷的方式,他把豁达乐观的笑容给了我们,把生活的艰辛和苦楚默默承受。

笔力劲健挥毫勤  不图回报为乡邻

 爷爷传承家学,写得一手好书法,每当谁家要写什么,总免不了要爷爷动笔挥毫,村里新房的大梁上,戏楼上,婚丧嫁娶的礼簙上到处留下了爷爷的书法笔迹。爷爷热心助人,为村民写这写那的从不收取报酬,还要自己搭上笔墨,对此爷爷从不在乎,总是乐呵呵的为大家服务。

 腊月二十刚过,爷爷的书法便为村里派上用场了,我跟着爷爷去周围的生产队里写春联的情景,让我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爷爷拿着他积累下来的手写对联册子前面走着,我高兴的做了爷爷的书童,在后边端着砚台拿着毛笔,踩着嘎吱作响的积雪,去给村民义务写春联。炕头上摆上了炕桌,房间火红的火炉,爷爷戴着那副让我一直觉得神秘的石头镜,地上、热炕上、麦包上、箱子盖上,能放的地方都堆满了,乡亲们夸赞着,簇拥着,我趴前面帮爷爷拉着红纸两角,看着爷爷一点一画有力的挥洒,心里甜得像吃了糖一般。也就是经常看爷爷写书法,让我在这样的书香中熏陶,自童年时期就埋下了书法艺术的种子。

条幅  耕读传家

条幅  高路入云端

勤俭持家不言苦  半商半农补家用

 爷爷虽是村里的文化人,但也要参加各种生产劳动。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大小共七口人,总共种了二十多亩山地。我和姐姐、弟弟都小,干不了农活,家里负担很重。农忙季节,爷爷带着全家人早出晚归,辛勤劳作,为操持好这个家想尽了办法。在我眼里,爷爷无所不能,除了做农活,他还根据时令做些小买卖,夏收后去山里收些黄李子或红果子,或赶会,或串乡,为家里赚回点零花钱。秋收季节,家里的柿子熟了,他便带全家人采摘柿子,把涩的柿子放在暖锅的温水里,让它变的又甜又鲜,很好吃。我和淘气的弟弟常常在柿子还没有完全变甜的时候就拿出来,偷偷咬一口尝尝。

 柿子在温水里暖甜了,天刚蒙蒙亮,我和弟弟还在甜蜜的梦乡,爷爷已经带着父亲拉着架子车去赶集了,太阳升到一竹竿高的时候,奶奶叫醒我们。得知柿子拿去铺上赶集了,我们很是失望,以为吃不到甜甜的柿子了。奶奶微笑着从蒸笼下拿出盘子,看到盘子里留给我们又大又红的柿子,我们可高兴了。天快黑了,我和姐弟还在村口的大路边不肯回家,等着爷爷回来,我使劲睁大眼睛盯着山坡下边的人影,要是我们谁先看到爷爷拉着架子车的影子,就会大声的喊“爷爷回来啰!爷爷回来啰!”我们甩开腿,像车轱辘一般飞奔下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爷爷在外赶集一天,虽然累了,但是看到我们欢实的冲过来,也会笑声朗朗的迎过来,抱抱我们,有时候还把我高高举过头顶。我们撅着小屁股趴在后面一边推车,一边好奇的听爷爷讲铺上做买卖的新奇见闻。宁静的夜晚,洁白清澈的月光下,这样的身影行走在通往山沟里的斜坡上,这是我童年回忆中最美的图画……

 气喘嘘嘘中,我们推着架子车回家了,奶奶早已听到我们的欢呼声,她赶忙打来热水让赶集的家人冲洗一天的疲劳,爷爷一边洗脸,一边给家里的女人们叙说集市的行情,柿子卖的快不快。没过一会儿,我们争先恐后的把奶奶和妈妈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为了省钱,爷爷和爸爸没敢去吃街上卖的饭,中午只是啃了点早出时候带去的冷馒头。但是爷爷每次赶集回来,都要给他疼爱的孙子们带些好吃的东西回来。饥肠辘辘的爷爷和爸爸一边吃着饭,一边把从柳林铺上买回来的糖果或小耍货分给我们。我们像快乐的小狗,围着大人,久久不肯去睡……在我现在想来,我的童年在爷爷的呵护下,过的多么幸福啊!

 冬季里,爷爷带领全家人在炕头上用苇杆编灯笼,印木版年画,刻窗花,印门神、卷鞭炮……一家男女齐动手,编的编,染的染,享受着劳动的快乐,在爷爷的运筹下,虽说外面冰天雪地,大雪纷飞,但我们家里却是暖暖的,其乐融融。这些手工制品,在赶年集的时候可以为我们家换回猪肉和蔬菜等年货,让我们一家人在偏僻的小山沟里也能美美的过个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也开始学着去村里串乡走户卖灯笼,在我稚嫩的叫卖声中,乡邻们看到一个不到10岁的小孩用竹竿挑着一串灯笼,忍不住要来捧场。看着他们一边挑选,一边告诉身边的孩子说:“看看人家这个娃,这么小就会做生意了!”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是爷爷的言传身教,让我懂得在困难艰苦的环境里靠勤劳和智慧去生存,是爷爷的精神鼓励我从小事做起,脚踏实地的去奋斗。在外地生活的日日夜夜,我时常想起已经去世多年的爷爷,爷爷在天之灵要是知道孙子现在就业于国内最繁华的大都市深圳,专门从事书画教学;知道孙子媳妇经营了一家颇有模样的文房四宝店,我想他一定会高兴的摸着我的头,夸他的小孙孙。在那个物质生活贫瘠的年代,可怜他连宣纸都没用上几张,他书写的众多书法墨宝没能留传下来,这是我们多年来心头最大的遗憾。

我可亲可敬的爷爷,在这艰苦的环境里宁愿自己吃亏,受苦,也不让我们受苦受饿。在他那长满老茧的大手的呵护下,在他温暖的怀抱里,爽朗的笑声中,他坚强的撑着这个大家庭,他生前没有享受到一点福,却让我们在那个贫瘠的山沟沟里幸福的长大。当我身处万里之外的南国深圳,敲击着键盘,坐在空调房里写下这些话语时,泪水再也忍不住,爷爷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2011年6月16日

                            愚孙:大笃记于深圳

    联系我们

  • 电话号码:13632655486
  • 公司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德丰路47号
  • 联系QQ:425145795